青岛盟员 首页 > 盟员风采 > 青岛盟员

克隆先驱——童第周

发布日期:2009-10-29   来源:《山东民盟贤达》

童第周(1902-1979),字慰孙,浙江鄞县人。我国著名生物学家、教育家、中国试验胚胎学的创始人,是试验胚胎学、细胞生物学、发育生物学及海洋生物学等领域卓有建树的生物学家,被誉为“克隆先驱”。

童第周先生1902528日出生于浙江省鄞县塘溪镇童村一个农民家庭。1908年至1916年就读于本村私塾;1916年至1918年执教于本村私塾;1918年至1920年就读于宁波第四师范学校;1920年至1922年就读于宁波效实中学;1923年至1927年复旦大学生物系学习;1930年至1934年比利时布鲁塞尔大学医学院学习并获博士学位。回国后,先后任山东大学、中央大学、同济大学、复旦大学教授,复旦大学心理生理研究所、耶鲁大学动物系、伍茨霍尔海洋研究所研究员。1948年,当选中央研究院院士。1955年,当选中科院学部委员。历任山东大学动物系教授,系主任,中科院试验生物研究所副所长,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青岛海洋生物研究室主任,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副所长。1951年,任山东大学副校长。后任中科院生物地学部副主任,中科院生物学部主任,中科院海洋生物研究所所长,中科院动物所所长,中科院海洋所所长,中科院编辑委员会主任。1977年,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历任第一届至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三届、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第五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民盟青岛支部第一届委员会主委、民盟青岛市第二届委员会主委、民盟中央常委等职。19793月他在为浙江省科学大会作报告时突发脑血管破裂,后经医治无效,于1979330日在北京逝世。

童第周出生在浙江鄞县的一个山村里,父亲是个私塾先生,童第周从小就跟随父亲读私塾,边学习边劳动。父亲常常教诲他好好学习,还写了“水滴石穿”四个字勉励他,希望他将来有出息。童第周的一生都努力践行着这种精神,以顽强的毅力向着科学的高峰攀登。

在私塾里,童第周只学了一些文史方面的知识,这远远不能满足童第周对知识的渴求。他渴望走进学校读书学习,但家境不好,没钱供他上学。直到17岁那年,在哥哥的帮助下,他才进了宁波师范预科班。他刻苦学习,并为自己立下了远大的目标,他要考入当时宁波第一流的学校——效实中学。效实中学对英语、数理要求很高,而这些都是他的薄弱环节,而且他从未学过英语,因此,他更加勤奋用功,常常学习到深夜。靠着“水滴石穿”的精神,铁杵磨成针。童第周考入了效实学校。凭着他顽强的学习,最终取得了优异成绩,考入了复旦大学,成为复旦大学的高材生。从此,他开始了追求科学,献身事业的漫漫求学之路……

1930年童第周在亲友们的资助下,远度重洋,来到北欧比利时的首都——布鲁塞尔比京大学留学。在欧洲著名生物学者勃朗歇尔教授的指导下,研究胚胎学。当时,他发现有的外国留学生对中国人抱着一种藐视的态度,说“中国人是弱国的国民”。和他同住的一个洋人学生公开说:“中国人太笨。”听到这些,童第周再也压抑不住满腔的怒火,对那个洋人说:“这样吧,我们来比一比,你代表你的国家,我代表我的国家,看谁先取得博士学位。”

童第周憋着一股气,在日记中写下了自己的誓言:“中国人不是笨人,应该拿出东西来,为我们的民族争光!”

研究胚胎学,经常要做卵细胞膜的剥除手术,有一次做实验,教授要求学生们设法把青蛙卵膜剥下来,这是一项难度很大的手术,青蛙卵只有小米粒大小,外面紧紧地包着三层象蛋白一样的软膜,因为卵小膜薄,手术只能在显微镜下进行。许多人都失败了,他们一剥开卵膜,就把青蛙卵也给撕破了。只有童第周一人不声不响地完成了这项实验任务。

布朗歇尔教授知道后,特地安排了一次观察实验,把学生们都找来看。实验开始了,童第周走到显微镜前,熟练地操作着。人们看到,他像钟表工人那样细心,像绣花姑娘那样灵巧,像高明的外科医生那样一丝不苟。在显微镜下,他先用一根钢针在卵上刺了一个小洞,于是胀得圆滚滚的青蛙卵马上就松弛下来,变成扁圆形的,再用钢镊往两边轻轻一挑,青蛙卵的卵膜就从卵上顺利地脱落下来了。他干得又快又利落。

“成功了!成功了!”同学涌上去祝贺,勃朗歇尔教授更是激动万分!他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连声称赞:“童第周真行!中国人真行!”童第周剥除青蛙卵膜手术的成功,一下子震动了欧洲的生物界。4年之后,通过答辩,比利时的学术委员会决定授予童第周博士学位。在荣获学位的大会上,童第周激动地说:“我是中国人,有人说中国人笨,我获得了贵国的博士学位,至少可以说明中国人决不比别人笨。”在场的教授纷纷点头,有的还伸出大拇指。而那位洋人学生却一篇论文也没有,更谈不上当博士了。

1934年,童第周以优异的成绩获比京大学博士学位并在科学实验方面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绩,他谢绝了专家和同学们的挽留,毅然放弃优厚的生活待遇和工作环境,随即回国,到国立山东大学生物系任教,从事科学研究和教学工作。走上了科学报国、科学兴国之道路。

不久,抗日战争爆发,山东大学内迁并于1938年被迫解散。他辗转来到四川宜宾一个小山镇教书。在紧张的教学中始终没有忘记他的胚胎科学研究工作。要研究胚胎学,光靠想不行,必要的实验是少不了的,可是,这里没有科学仪器和实验设备,连一架显微镜也没有,无法继续开展胚胎学的研究工作。一次意外的发现给他带来了希望:在小镇的旧货摊上他们看到了一架旧显微镜,但要价65000元,实在是太过昂贵,当时他们夫妻俩掏尽了口袋还凑不足一半,又向别人借了一些还不够,最后只好把他们的衣服拿去典当,好不容易才买回这架旧显微镜。有了显微镜,就可以做实验了,可是新的困难又来了,用显微镜时必须要有灯光照明,抗战期间,常常停电,还是不能正常进行操作。他们只好把显微镜搬到室外,安放在窗台上,利用阳光照明,或是用干电池做电源照明,冬天还利用雪地微弱的反光来做实验。他忘记了寒冷在聚精会神地工作着。夏天烈日当头,汗流浃背即使汗水滴在视镜上模糊了视线,或是风把一粒小沙子吹进了载物器,甚至占据了整个视野……童第周仍然坚持攻关。每一个试验数据他往往要重复五、六次。然而,就在这简陋的显微镜下,在这低矮的小土屋里,童第周做着科学实验,探索着生命的奥秘并撰写了一篇篇具有学术价值的论文,震惊了国内外生物界。

童第周先生是一位爱国主义者。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虽身处异国,却心系祖国,抱病写了《告中国留学生的公开信》组织成立中国留比学生总会,声援抗日并带领留学生到日本驻比大使馆抗议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罪行,受到比利时警方的威胁,险些被判刑。1933年,童第周请求回国参加对日作战:“无论如何,我应当回去,应当与我的同胞站到同一条战壕里。我相信,失去了祖国,科学就失去了它的价值。”19458月,童第周和全国人民一起迎来了抗战胜利。1946年山东大学在青岛复校,童第周回青岛参加复校工作,并任生物系教授、系主任。19476月,国立山东大学学生不满国民党反动派统治和倒行逆施,掀起了“反饥饿,反迫害”的游行示威和签名活动。童第周作为山东大学教授会的负责人和动物系主任第一个在抗议书上签名,积极支持学生运动。并冒险掩护其他教授拍摄学生游行的照片,帮助向各地传递登载学生游行和军警镇压学生报道的英文版《民言报》,他还组织教授到警备司令部要求放学生,否则罢教。迫于外界的强大压力,国民党政府不得不释放被捕学生。有人告诉童第周,他被特务列入了黑名单,童第周只是淡淡一笑。在浓浓的黑暗中,他盼望着光明的早日到来。

1948年,童第周应邀到美国耶鲁大学做客座教授研究员。1949年祖国即将解放前夕,他毅然放弃在美国的理想的研究条件和高薪挽留,匆匆回国。他说:“我是中国人,我的最大愿望是让中国快些富强起来。现在中国看到了希望,我得赶快回国去!”他克服了重重阻力,再次回到国立山东大学。在新中国解放前夕,中央研究院81位院士围绕着去留问题,发生了搬迁和反搬迁的斗争,童第周和其他59位院士一致反对搬迁去台湾,留在大陆迎接解放。1949101在青岛,童第周听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响彻天地。

1950年,经童第周提议,中国科学院在青岛设立海洋生物研究室,这一年,他48岁。1934年从比利时回国已经整整16年了,最好的年华都在动荡不安的时代里过去,年近半百,童第周终于有了一间安宁的实验室。童第周自20世纪30年代开始,利用青岛文昌鱼、海鞘和鱼类为材料,进行了一系列的实验胚胎学研究。他系统地研究了在生物进化中具有重要地位的脊椎动物文昌鱼卵子发育的规律,精确地绘制了器官预定形成物质的分布图,证明了文昌鱼分裂球具有一定的调整能力等,为国际上在这方面的研究提供了系统的重要文献,并为进一步确定文昌鱼在分类学上的地位提供了重要依据。60年代,童老主要研究脊椎动物鱼类和两栖类的细胞核和细胞质在个体发育,细胞分化和性状遗传中的相互关系,取得了创造性的成绩。同时,对于与国民经济建设关系密切的海洋有害生物的防治,经济水产动物的人工养殖,开拓培育经济鱼类新品种的新途径,也做出了很大的努力和贡献。

童老长期不懈地从事细胞和发育生物学研究,并开创了异种核移植的先河。童第周教授于六十年代初开创了鱼类细胞核移植研究,此前,美英学者的有关研究,都是在同一物种中进行的;日本学者对异种蛙的核移植进行了大量尝试均未成功。面对前人研究未曾跨越的鸿沟,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在不同物种之间进行异种核移植。童老进行的是鲤鱼和鲫鱼之间的细胞核移植。他将鲤鱼的囊胚细胞核移入鲫鱼的去核卵,或者反过来将鲫鱼的囊胚细胞核移入鲤鱼的去核卵,终于培育出了第一尾属间核质杂种鱼。童老在核移植研究上的重要贡献之一,是发现了脊椎动物远缘物种间的细胞核和细胞质之间的可配合性,首次用鱼类证实了异种克隆的可能性。他的助手们后来广泛深入地研究了亲缘关系更远的物种间的核、质可配合性,并遵照童老的研究思路,力图把鱼类核质杂种用于生产实践。随着现代生物学的发展,童第周教授建立的鱼卵核移植研究和显微注射技术在水生所有了新的发展和应用。其一是将培养30多天的成熟银鲫的肾细胞核连续核移植,获得1尾性成熟的成鱼。这是一例成功的脊椎动物体细胞克隆。这尾体细胞克隆鱼比体细胞克隆羊“多莉”问世早15年!其二是将基因克隆技术与显微注射技术相结合,于1983年首创转基因鱼研究,翌年获世界首批转基因鱼。这些研究成果至今是科学文献中的精品,在国内外学术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开创了我国“克隆”技术之先河,童第周成为中国当之无愧的“克隆之父”。

1951年童第周任山东大学副校长。这个时期,承担着繁重的行政和科研任务的童第周,仍坚持给学生上课,教室里满满的学生,倾耳静听着童第周新颖的内容、高深的理论、富有哲理的学术思想。童第周不但向学生传授了科学知识,而且他那光辉的学术思想、求实的科研作风和严谨的治学态度,深深感染着每一个学生,成为他们一生用之不尽的财富。童先生培养了一大批事业的接班人,他的学生和学生的学生遍布世界各地,他们走在学科的前沿,传承着童先生的事业。

童第周是一位治学严谨、作风正派、孜孜矻矻、勤奋不懈的科学家、教育家。他毕生致力于发育生物学研究,在胚胎发育、生物进化、鱼类的胚胎发育能力和细胞遗传等领域的研究,居于当时国际同类研究的前列,开创了我国基因动物和克隆动物研究的先河。

1973年,在周总理的亲切关怀下,童第周和他的同事们开始了细胞遗传学的研究工作。他在解剖显微镜下,用极细的玻璃注射针,把从鲫鱼的卵细胞中取出来的遗传因子,注射到金鱼的受精卵中。金鱼的卵还没有小米粒大,做这样的实验该有多难啊!可是童第周成功了,结果孵化出的幼鱼中,有一条鱼披着金色的鳞片,长着鲫鱼那样的单尾巴,这些鱼既有金鱼的性状,又有鲫鱼的性状,说明从鲫鱼卵中提取的核酸对改变金鱼的遗传性状起着显著的作用。这也说明并不只是细胞核控制生物遗传性状,细胞质也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这种鱼因为是童第周创造出起的,因此,人们叫它“童鱼”。童第周的实验成果,给生物学做出了巨大贡献。

1978年,童第周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晚年虽身兼数职,公务繁忙,但却以年轻人的朝气忘我地投入到科研工作中。他亲手制定了五年、十年科研项目规划,绘制了美好的蓝图。19793月,在浙江省科技大会的奖台上,他突然晕倒,从此一病不起,他为祖国的科学事业的振兴与发展,实践了他的誓言“愿效老牛,为国捐躯”,他“生命不息,创新不止”的精神和“思想要奔放,工作要严密”的治学之道却长留人间。

童第周先生在半世纪的科学研究生涯中,先后发表了科学论文、专著70余篇,使其领导的研究工作居于国际同类研究的先进行列,并为国家生物科学界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学生。

(撰稿人:沈竹君)